BRAND. For lab. For life.


材料:玻璃
机械耐性

热应力
在生产与处理玻璃时,可能引入有害的热应力。在熔融玻璃冷却过程中,从可塑状态到坚硬状态的转变发生在高、低退火温度点之间。在这个阶段,必须通过小心地受控退火过程消除现存的热应力。一旦过了低退火温度点,玻璃可以快速冷却而不会引入任何较大的新应力。玻璃在加热时的反应也类似,比如,通过直接用本生火焰加热,至一个高于低退火温度点的温度。不加控制的冷却会导致 "冻入" 热应力,而严重降低玻璃抵抗破碎的能力与机械稳定性。
为了去除固有的应力,玻璃必须加热至介于高、低退火温度点之间的温度,并维持约30分钟,然后按照规定的降温速率进行冷却。

对温度变化的抗性
当玻璃加热至低于低退火温度点的温度,热膨胀与热的不良导性会导致张力与压力。如果,由于不恰当的加热或冷却速率,超出了可承受的机械力,玻璃即发生破裂。除了膨胀系数α,其值随着玻璃种类、壁厚、玻璃的几何形状不同而不同,玻璃上存在的任何刮伤也需要考虑。因此,说明一个确切的抵抗热冲击的数值非常困难。当然,热膨胀系数α值的比较显示Boro 3.3玻璃比像AR-Glas® 玻璃对抗温度变化的能力强。

机械应力
从技术角度来看,玻璃的弹性表现非常理想。也就是说,当超过承受范围,张力与压力并不导致形变,而是导致破裂。玻璃可承受的张力相对较小,并且随着玻璃上有刮伤或裂隙而进一步减小。出于安全考虑,器械与工业设计使用的Boro 3.3 玻璃可承受张力为6 N /mm2。而可承受压力,大约高十倍。